被告席上的特斯拉:入华10年,被告250多次,车主诉求多被驳回

11月

被告席上的特斯拉:入华10年,被告250多次,车主诉求多被驳回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齐鑫

特斯拉失控事件频发,这一次事故的代价更为惨重。

11月14日,“潮州一特斯拉失控致2死3伤”事件持续发酵,车主方与特斯拉方相继对此事发声。

11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车主家属、博主“詹丘比”了解相关情况,对方暂未回应。他在微博上表示,事发时车主正准备在自家店铺前停车,但发现制动踏板很硬无法停车,按下P档车也没有停下来。

11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特斯拉相关负责人了解相关情况,对方回应称,从现有事故视频可以看出,车辆高速行驶过程中刹车灯长时间没有点亮。这和后台数据反映的情况吻合:车辆电门被长期深度踩下,并一度保持100%;驾驶员全程没有踩下刹车的动作;行驶期间驾驶员4次短暂按下P档按钮,又快速松开,同时制动灯也快速点亮并熄灭。

“目前警方正在寻求第三方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以还原事故真相,我们会积极提供必要的协助。也请大家不要听信谣言,不要传播未经证实的信息。”该负责人表示。

天眼查App显示,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上海)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均存在多条产品责任纠纷、买卖合同纠纷诉讼。

时代周报记者据天眼查数据统计发现,特斯拉在国内主营企业有46家,成立时间最早为2012年,相关法律诉讼超过390条,其中买卖合同类纠纷最多,超过250起,产品责任类纠纷超过30起,特斯拉相关公司坐上被告席的次数超过250次。


图源:天眼查

在买卖合同类纠纷中,绝大部分情况特斯拉为被告,且原告诉讼请求被驳回。而在产品责任类纠纷中,有相当一部分车主最终选择了撤诉。

此外,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共存在20余条产品召回信息,召回产品包括Model 3、Model Y车型,以及Model S、Model X等车型,召回产品涉及主动巡航控制系统问题、副驾驶安全气囊问题、逆变器不能正常控制电流、螺栓松动可能导致前悬架横向连杆脱出等。

不仅在国内,特斯拉在国外同样事故频发。据媒体援引NHTSA的数据显示,从2021年7月20日到2022年5月21日,涉及特斯拉Autopilot的事故有273起。而在此期间报告的392起车祸中,特斯拉占大部分。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在国内特斯拉过往事故中,有车主承认自己操作失误,也有车主与特斯拉进行长久拉锯战。

2020年8月,温州一名特斯拉Model 3车主,驾驶车辆进入停车场后与多辆汽车发生碰撞事故。此后,该车主通过社交平台表示事发原因为车辆突然加速、刹车失灵。彼时,该事件迅速引发广泛关注,特斯拉和车主各执一词。

后经相关部门鉴定,事实与该车主描述不符。2021年7月,特斯拉通过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正式起诉车主并索赔50万元。同年10月,法院一审判决车主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向特斯拉道歉并赔偿5万元。此后车主上诉。今年2月,法院二审维持原判。5月,车主道歉承认自己“把油门当刹车”。


图源:图虫创意

值得注意的是,该车主在道歉后不久,便在网上悄然删除了道歉内容。该车主的道歉信也遭到其他特斯拉维权车主质疑,来自河南的张女士便是其中之一。去年4月,张女士曾“闯入”上海车展特斯拉展台“维权”。随后,张女士被上海警方以扰乱公共秩序行政拘留5日。

张女士遭遇的车辆追尾事故发生在去年2月,她认为是特斯拉车刹车失灵所致。对此,特斯拉回应称经过对车辆数据分析,制动期间车辆ABS正常工作,未见车辆制动系统异常。车主在签署调解书后,却拒绝第三方公司检测。

张女士则表示特斯拉未提供完整行车数据。此后,双方展开一系列交锋。

去年5月,张女士通过向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认为特斯拉和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的部分言论侵犯其名誉权。去年12月,该案件在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开庭,但未当庭宣判。

此外,张女士通过微博称,去年她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提交了相关材料,包括特斯拉后台行车数据当中具体缺少了哪些与检测鉴定刹车系统有重要关系的数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在去年11月15日也告知已经立案调查,由于案情复杂需要延长调查期限。

“现在快一年了,我还没拿到属于我自己的完整数据。”今年6月,张女士通过微博表示。

今年3月,张女士向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对特斯拉个人数据信息归属权提起了诉讼。

在张女士起诉特斯拉的同时,特斯拉方也对张女士进行了反诉。天眼查显示,原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与被告张亚周(张女士)相关名誉权纠纷案的开庭公告,开庭日期为今年8月30日,庭审法院为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


图源:图虫创意

在类似案件中,特斯拉也并非一边倒的胜诉,车主方面也有胜诉案例,尽管这种情况并不多。

2019年6月,天津车主韩先生通过特斯拉官方渠道购买了一台Model S P85官方认证二手车,销售表示所有特斯拉官方认证二手车都经过全面原厂检测,不存在重大事故、水泡、火烧和结构性损伤等。但当年8月,韩先生在驾驶该车时,车辆突然出现故障,刹车和油门全都踩不动。

韩先生通过一家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结果显示该车存在结构性损伤。韩先生将特斯拉告上法庭。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特斯拉公司构成欺诈,一审被判退一赔三,向韩先生退还购车款37.97万元,支付赔偿款113.91万元。

随后,特斯拉上诉,北京二中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据报道,尽管维权成功,但韩先生于2021年被特斯拉以名誉侵权起诉。最终,法院驳回了特斯拉的上诉请求,维持原裁定。特斯拉类似的“反击”行动并不少。时代周报记者据天眼查数据统计发现,上诉特斯拉相关公司涉及的名誉权纠纷至少有6起。

“(此类事故案件鉴定的)难点在于证明事故原因是特斯拉汽车失控,特别是这种失控是汽车本身的设计缺陷,而不是因为使用久了而产生故障。这涉及到非常专业的技术问题,通常需要进行技术鉴定。”11月14日,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目前,潮州特斯拉事故尚未有明确的调查结果公布。“我们希望能有一个公正公平、公开透明的一个调查结果。”车主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